给居民带来便利的同时,也给市场带来不稳定因素 站在十字路口的社区团购

超市店员在给团购顾客取货。文/图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吴思

22日,为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,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对互联网企业进行了秩序指导,列出了9条新规。因居民消费需求而诞生的社区团购给众多居民带去便利,但在今年下半年,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这个生活化赛道后,资本的疯狂掠夺给本来有序的市场带来了不稳定的因素。

在青岛,滴滴的“橙心优选”、美团的“美团优选”和拼多多的“多多买菜”已成为鼎足而立的三家。当科技企业开始着眼于厨房里的柴米油盐,固有的市场秩序是否会被重塑成为舆论热点。

资本入局春风又起

2016年是社区团购的元年,2018年社区团购得到资本的青睐,许多平台创业者都获得了融资,但在2019年,供应链和物流系统的不完善使社区团购迎来第一轮行业洗牌。2020年,在疫情催生下,社区团购重燃战火,大大小小的平台层出不穷,直至6月之后,滴滴、美团、拼多多等陆续入局。互联网巨头拥有强大的平台运营能力、供货资源和物流体系,小平台很快就丧失竞争力退出市场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将目光投向了社区团购这个领域。

12月22日,记者在市南区南京路社区走访发现,每隔20多米就有一个自提点,500米内就有近20处,多是超市商铺兼职,门口张贴着巨头公司的海报,俨然一个成形的提货点。社区团购已悄然渗入岛城市民的日常生活。

艾媒咨询报告显示,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增长率超过100%,规模将达720亿元,到2022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达1220亿元,增长率达到28.4%。

看似埋着宝藏的沃土被掘金士们一哄而上,为了抢夺更多的土地,他们自掏腰包雇平民百姓帮忙挖掘,给的福利越丰厚越能吸引百姓帮助,就这样,掘金士之间还没挖到宝藏就开始了烧钱大战。

记者在橙心优选小程序页面看到,新人可以用1分钱买到3个橙子、一盒豆腐,每天还会有6场超低价秒杀;在美团优选页面,最上端闪烁着新人全额返红包活动的动画,而且每天7个固定时间段开启限时秒杀活动,售价最低为市价五折。

“烧钱补贴就是为了养成客户习惯,在社区团购这个行业,下沉的高频消费市场尤为重要,是谁都不敢放弃的。像拼多多,它便宜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。利用高频打低频,重塑客户认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”曾任阿里巴巴集团高管的朱亮向记者透露。

价格战并不陌生,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这类新业态刚出现时,各企业平台同样是通过高额补贴拉拢用户,或形成垄断巨头或全军覆没,最后全身而退的寥寥无几。

美团作为国内前端的互联网公司,今年7月7日上线美团优选,目前美团优选已经进入27个省份,是社区团购平台中覆盖省份数量的第二名,比第一名多多买菜仅少一个省份。但风光背后,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,包括美团优选在内所有新业务总计亏损20.29亿元,亏损同比扩大68.8%。

团长不谈忠诚度只看人脉

“我建议你可以做城市代理,每找一个团长就能赚150元。”记者借由想当团长向美团优选山东代理处咨询,工作人员刘女士向记者介绍,发展线下团长比当团长赚得更多。“你要是做团长也可以,在你的自提点卖1000元你能赚150元,只要有空间存货就可以,其他都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据工作人员透露,社区团购的流程是用户在平台下单,平台接单后直接从供应商处进货,存在仓库,在进行分拣后运往各个自提点。简言之,就是用户-供应商-用户,平台更像是销售中介和物流,而团长则是最终将货品交给顾客的流程末端,需要的只是顾客资源和存货空间。

“没有成本,不需要囤货,售后也由平台负责,佣金是每单的15%,有的团长一天就能赚450至750元,高薪还不累,你能找越多人买就能赚更多。”刘女士极力推荐,还嘱咐记者赶紧报名,“现在你当团长是免费的,因为现在平台刚起步,都在贴钱,后期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记者在市区多个小区观察发现,团长基本都是超市商铺的老板,偶有全职妈妈,每天下午在社区门口等人提货。“今年生意的确不好干,因为外地游客少了,效益随着大幅减少。上个月多多买菜的地推来我这推广,我觉得还能赚点就接下来了。”市北区平安路泽桂林超市的老板许先生说道,“我这做的团购平台就是美团、拼多多、滴滴,小平台肯定不如这些大平台有消费基础和保障。每个月能赚一两千块钱吧。”

当团长门槛低,又可以赚钱,很多市民都会一人兼多岗,一家店是多个平台的自提点已经是常态。但这种对于平台来说没有忠诚度的表现并没有收到禁令,对于社区团购平台来说,扩展社群影响力更为重要。

“团长是核心资产,有些团长之前还是微商,那么他就拥有更广的人脉,平时发一些低价的蔬果广告,可以有更多的消费流量。目前这些平台最需要的就是铺展下沉市场。”在投资公司工作的管女士表示,零售行业的三大要素是“人、货、场”,对于社区团购这种渗透进生活的生意,“人”是打开市场的快捷键。

供应商反抗,种植户迎商机

在互联网巨头竞争正酣时,不断被拉低的货价给供应商和经销商带来了困扰。

12月12日,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料有限公司发布“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公司供货通知”。该公司称,其收到多方投诉,以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低价现象,甚至个别产品远低于出厂价,影响严重,损害客户利益。通知同时提及,不管平台有没有补贴,价格不得低于华海顺达终端零售价,否则视为低价,影响恶劣的取消经销权。12月13日,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也发布了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的通知。

据从业人员透露,平台现在打价格战,未来就有可能垄断社区市场,这对于现存有序的零售体系来说是巨大的冲击。因此许多供应商开始反抗,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社区团购的野蛮生长同样给蔬果商贩带来冲击,记者走访市北区平安一路农贸市场得知,销量已缩减近30%。“在平台上团购的确很便宜,一分钱的也有,一块钱的也有,所以现在去菜市场买的也少了。”市民邵女士说道。

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产生,必然会对旧态造成巨大影响。而社区团购带给供应链的并不只有麻烦,它还给商贩背后的底层农民带去希望。

记者联系到城阳区的一处蔬菜基地,其工作人员表示在社区团购产生之前,他们周围有许多农民种的菜是很难卖出去的,因为大型商超或是其他经销商都有固定的供货源,给其他农民的机会很少,而现在他们可以通过社区团购直接售卖,直接送到餐桌。“我们这自己种自己养的肯定比商场里经过好几手的强啊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这给更多农民带来赚钱的机会。

政府出手,加强监管规范发展

目前,美团优选用户日活量已超过700万,排在社区团购平台第一名,全国日单量也突破了1000万件。“米袋子”和“菜篮子”的市场潜力巨大,对于资本的吸引力也巨大。

为了防止资本争夺市场扰乱秩序,不仅供应商做出回应,监管部门也已出手。12月9日,南京市市场监管局发布《电商“菜品社区团购”合规经营告知书》,重点强调了“有序竞争”和“诚信经营”。

12月22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了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,阿里、腾讯、京东、美团、拼多多、滴滴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。会议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遵守9项规定,其中明确要求不得滥用自主定价权,不得危害公平竞争市场环境。

社区团购是拥抱科技的新模式,市场抵制的是扰乱秩序的垄断性行为,而不是新时代的科技成果。它与共享单车一样,一开始都以福利补贴拉拢用户,但与共享单车不同的是,它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全新业态,而是从菜市场中、从商贩中诞生的新模式。“不是做大蛋糕,而是从现有蛋糕中切走一块。”正如经济学家聂辉华所说,社区团购发展的规模越大,菜市场商贩的市场占比就会减少。

社区团购的发展需要科技,需要互联网,同时也需要政府之手,进行行业规范。

对于社区团购的未来,朱亮这样说,“社区团购是预购+自提,它的底层逻辑是预售制,是以销定产,它会重塑上游供应链。在可预见的未来,你将看到中国农业被社区团购彻底变革,从生产到销售,从田间地头到餐桌,真正的源头直供,这才是真正的创新,真正的变革。”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给居民带来便利的同时,也给市场带来不稳定因素 站在十字路口的社区团购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