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味香浓惹乡愁

□乔欢

人在异乡的腊月,一碗浓香的腊味饭就能惹得我热泪盈眶,思绪也瞬间飘回儿时的故乡。

20世纪80年代初,我在外婆家度过童年。外婆家住汉江边上,那是一个美丽的鱼米之乡,夏天栀子香;寒冬腊月里,腊肉、腊鱼的香味儿飘荡在小镇的每个角落。

一进入腊月,年就近了。家家户户开始做腊肉、吊腊鱼、灌腊肠、挂腊鸭……乡邻们把一年劳作后丰收的喜悦、对美好未来的期盼、对大地和生命的感恩,悉数凝固、封存进那一串串美味的腊味中。

腊味,是时光对人们辛勤劳作的最好的馈赠。在故乡的腊月,想要看一户人家是否殷实很简单,只需望一眼他家的屋梁,看看下面挂了多少腊味即可知晓。外婆总说,腊味一定要多做些,不要让人小看了。我们家人口不算多,腊月里挂一梁腊味,能从年初吃到年尾。

看外婆做腊味是一件很有趣的事。外婆把五花肉切成长条,放进一个干净的大木盆里,用手均匀地在表面抹上粗盐、腌料后,再错落有致地码进另一个干净的大木盆中。我看到那些肉比我胳膊还长,比我手掌还宽。肉要在木盆里腌上7-10天,然后在肉条的顶部戳个洞,用麻绳系起,再用晾衣服的长叉撑起,把它们一条条高高地挂在堂屋的屋梁下,让其自然风干,诱人的腊肉就做好了。

做腊鱼和腊鸭的步骤要麻烦一些,因为要先把鱼和鸭剖洗干净,而最费工夫的就是灌腊肠。灌腊肠的那天,外婆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了:先取来肥瘦均匀的五花肉,洗净后切成小条,剁成肉馅儿,再加入腌料腌制;然后开始清洗猪小肠。当外婆用几大盆水把猪小肠彻底清洗干净再晾干后,已经是下午了,这时才开始灌腊肠。灌腊肠是有技巧的,把腌好的肉馅儿塞入肠衣后,要用针间隔着扎些小孔透气;灌均匀后,还要每隔五指宽就用绳子扎紧一次。最后挂上房梁通风阴干大半个月,才算大功告成。

腊月里新做的腊味是留着新年吃的。正月里,每当有炊烟升起,总能飘来不同人家的腊味香气,而我们家的腊香味儿最为浓郁。外婆将腊肉腊肠切片、腊鱼腊鸭切块,仅是放在饭上蒸熟,就已是难得的美味;如果配上青嫩的藜蒿或紫红的菜苔一起炒,更是咸香四溢、满室生香。

而最令我回味无穷的,还是腊肉煮豆皮,这是故乡过年时的一道待客佳肴。豆皮本是故乡特产,它由绿豆磨粉制浆、烙成薄面皮、再切条晒干而成。这种豆皮看上去像是晒干的桂林米粉,口感却格外稠密丰富、筋道耐品,加入腊肉后,简直就是人间至味!

小时候,我一直惊奇外婆的手为什么那么神奇,因为外婆做的腊味是天底下最好吃的。后来我才明白,那是浓厚亲情的味道,外婆对自家人口味的精准把握和满腔爱意,成就了那一串串仿佛打上自家烙印的浓香腊味。

遗憾的是,外婆已离世多年,我也离开故乡多年,我依然会闻香寻腊味,也吃过很多不同滋味的腊味,却再也不曾吃到记忆中儿时的味道。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腊味香浓惹乡愁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